<table id="ss5u6"><ruby id="ss5u6"></ruby></table>

    <table id="ss5u6"></table>
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商學院 > 健康知識

    從中醫五運六氣,分析此次病毒疫情還要持續多久可以控制??!

    發布日期:2020-03-09 21:08:25 瀏覽次數:0

    中醫,是中華民族最為耀眼的瑰寶。有人說,中醫的最高境界是五運六氣。

    五運六氣是闡述自然、生命、疾病時空規律的中醫經典理論,在歷代防治疫病的斗爭中,功紀卓著。

    基于五運六氣的中醫疫病分析以判斷病機、確立辨治思路為原則。其預測方法是通過理論推導,做出自然應時之氣、非時之氣盛衰及其對人體臟腑之氣影響的相應推斷,形成有關疫病流行趨勢、證候特點、防治原則的推論,進而求證于實際氣候、物候、脈象、癥狀表現及辨證論治的符合情況以修正完善,最終采取趨利避害、糾偏補虛的有效方法,降低疫病發生與流行。

    對疫病的發生、流行,強調:自然環境的非時之氣乖戾或應時之氣暴烈是疫病發生的重要外因,人體內在臟腑之氣的不充沛、不均衡是疫病發生的關鍵內因,社會環境的穩定是疫病發生與傳播的控制因素。

    民國時期疫病專著《時疫溫病氣運徵驗論》提出:內火過旺者易受時令外邪侵害。歲氣流火外因雖難避免,內因“人積溫病深淺”卻可自控。故五運六氣防控疫病的原則為:了解歲氣外因以利祛邪,消除人體內因以利固本。

    一、什么是五運六氣

    五運六氣為運氣學說的中心內容,在中醫領域的運用中,擴展了中醫理論體系的框架,對中醫理論的發展有啟奧升堂之功。

    運氣學說的中心內容。以十天干的甲己配為土運,乙庚配為金運,丙辛配為水運,丁壬配為木運,戊癸配為火運,統稱五運,以十二地支的巳亥配為厥陰風木,子午配為少陰君火,寅申配為少陽相火,丑未配為太陰濕土,卯酉配為陽明燥金,辰戌配為太陽寒水,叫做六氣,從年干推算五運,從年支推算六氣,并從運與氣之間,觀察其生治與承制的關系,以判斷該年氣候的變化與疾病的發生。這就是五運六氣。

    運氣學說的中心內容。以十天干的甲己配為土運,乙庚配為金運,丙辛配為水運,丁壬配為木運,戊癸配為火運,統稱五運。前干屬陽,后干屬陰,如年干逢甲,便是陽土運年,年干逢己,便是陰土運年,陽年主太過,陰年主不及,依法推算,便知本年屬某運。

    以十二地支的巳亥配為厥陰風木,子午配為少陰君火,寅申配為少陽相火,丑未配為太陰濕土,卯酉配為陽明燥金,辰戌配為太陽寒水,叫做六氣。按風木、君火、相火、濕土、燥金、寒水順序,分主于一年的二十四節氣,是謂主氣。又按風木、君火、濕土、相火、燥金、寒水的順序,分為司天、在泉、左右四間氣六步,是謂客氣。

    主氣分主一年四季,年年不變,客氣則以每年的年支推算。如年支逢辰逢戌,總為寒水司天,濕土在泉;逢卯逢酉,總為燥金司天,君火在泉。司天管上半年,在泉管下半年,依此類推。從年干推算五運,從年支推算六氣,并從運與氣之間,觀察其生制與承制的關系,以判斷該年氣候的變化與疾病的發生。這就是五運六氣的基本內容。

    二、庚子年五運六氣概述

    庚子年,天干為庚金,庚為第七個天干,奇數為陽,庚為陽,乙庚合化金,所以,此年的大運(也叫中運)為金運太過年(若為乙年,則為金運不及年),《黃帝內經》上稱這種年份為堅成之紀,主收引,金氣太過的年份氣候有什么特點呢?就是全年氣候都處于濃濃的秋意之中,秋高氣爽,干燥涼快。

    為什么乙庚合化金呢?這是古圣仰觀天象得來的。他們發現天空中黅黃之氣出現在甲和己連線的方向上,黃色屬土,所以,他們就認為甲己合化而生土運。同樣的方法,他們觀察到蒼天木氣下臨丁壬之方,故識丁壬合化而生木運;丹天火氣下臨戊癸之方,故識戊癸合化而生火運;玄天水氣下臨丙辛之方,故識丙辛合化而生水運;素天金氣下臨乙庚之方,故識乙庚合化而生金運。蒼為青,丹為赤,黅為黃,素為白,玄為黑,天氣天干合化就是這么來的。甲、丙、戊、庚、壬屬陽干,為五陽年,主五太太過之運;乙、丁、己、辛、癸屬陰干,為五陰年,主五少不及之運。

    天干起運,地支起氣。地支為子,子午之年為少陰君火司天,也就是說,天干為運為金,地支為氣為火,火克金,氣克運,這叫天刑,為不相得之歲。本來天干的中運是金運太過,金顯得太旺,有火來克金,正好使得金氣就不那么旺了,氣候也就沒那么涼,《黃帝內經》里叫審平之紀。司天之氣為三之氣為少陰君火,氣是按照一陰(厥陰)、二陰(少陰)、三陰(太陰)、一陽(少陽)、二陽(陽明)、三陽(太陽)的順序運行,所以,在泉之氣為六之氣就是陽明燥金,也是全年的終之氣。在泉之氣為金,與中運金運在五行上相同,而且庚子是陽年,所以,這是同天符之年,如果是陰年,則為同歲會之年,比如辛丑年。庚子年屬于同天符,天符為執法,跟城管似的,既然金氣這么旺,那就沒收一些金氣,所以,金氣就不那么旺了,變成了平氣之年。但是,畢竟這一年帶了天刑,偶爾還是會有劇烈的變化,出現大災大難。氣克運,氣盛運衰,我們看氣候就以氣為主,運次之。

    司天之氣少陰君火,少陰有本標之化,本熱而標陰,寒熱得中,則其氣和,而無熱淫之勝。所以,上半年氣候還算平和,不會很熱,人會覺得比較舒適。

    在泉之氣陽明燥金,陽明不從標本,而以中氣為化,燥濕相半,則其化平,是歲平金而無勝復,不取化源,惟資歲勝,折其郁氣,無使暴過而生其病,歲宜以咸寒調其上,以酸溫安其下,以辛溫調其中,食白丹之谷,以全真氣,食間氣之谷,以辟虛邪,運同地氣,化宜多用溫熱,司氣以涼,用涼遠涼,此其道也。所以,下半年氣候一半燥一半濕,基本上也算扯平了,不會太燥,只是金燥之氣被克得太厲害郁久之后會暴發,要預防金郁之氣暴發而生病。

    用咸味寒性的食藥來克司天之少陰君火,咸寒屬水,水克火;用酸味溫性的食藥來克在泉的陽明燥金,金性辛涼,酸溫與之相反,可以克制郁發的金氣;用辛味溫性的食藥來和中。吃白色和紅色的谷物,可以保全真氣,因為白色屬金,紅色屬火,分別可以彌補在泉陽明燥金之氣和司天少陰君火之氣。按司天在泉的左右間氣分別吃對應的谷物,可以防虛邪之氣的侵襲。中運為金運太過,在泉之氣為陽明燥金,兩者都是金,金之象是寒涼的,所以用溫熱的食藥來化它。司天之氣是少陰君火,所以用涼的食藥來克制火熱,用涼的食藥要避開涼爽的秋季,這是順應自然之道。

    金郁之發,天潔地明,風清氣切,大涼乃舉,草樹浮煙,燥氣以行,霿霧數起,殺氣來至,草木蒼乾,金乃有聲。故民病咳逆,心脅滿引少腹,善暴痛,不可反側,嗌干,面塵,色惡。山澤焦枯,土凝霜鹵,怫乃發也,其氣五。夜零白露,林莽聲凄,怫之兆也。

    金被郁而發作起來,天氣高爽,地氣明凈,金風是清明急切,秋涼就此而起,草木之間霧乳浮煙,燥氣流行,濃霧時起,肅殺之氣一到,使草木凋落,西風聲厲。所以人們傷于秋燥,多患咳嗽氣逆,心脅脹滿連及小腹,時時劇烈疼痛,不可轉側翻身,咽喉干燥,面色很難看,好象滿面灰塵。山澤干枯,地面凝霜,是其將發未發之現象。正當五氣——秋分以后之時,夜降白露,早聽草木之間風聲凄切,是其將發之先兆。

    三、新冠病毒疫情的五運六氣分析

    (本段內容作者:顧植山教授)

    五運六氣是中醫學天人合一思想的精粹,也是當前中醫藥學“傳承精華,守正創新”,“讓古老文明的智慧照鑒未來”的核心內容。

    我們曾在2019年分析預測己亥年末的運氣條件容易產生疫情,但當時主要從己亥歲終之氣的運氣特點出發,注重于少陽相火病機,這對年前的季節性流感較為符合。但目前運氣已進入庚子歲,新冠病毒(以下簡稱“新冠”)的癥狀特點也有所不同,需要從當前運氣的多方面因素進行新的分析。

    現試作分析如下:

    2002-2003年發生的SARS,比較清晰地顯示了五運六氣對疫病的影響。SARS發生的五運六氣病機主要是庚辰年的“剛柔失守”“三年化大疫”,注意到新冠與SARS的相似性,故也要從“三年化疫”去進行分析。

    三年前是2017丁酉年,《黃帝內經·刺法論》:“丁酉失守其位,未得中司,即氣不當位,下不與壬奉合者,亦名失守,非名合德,故柔不附剛,即地運不合,三年變癘,其刺法一如木疫之法。”

    《黃帝內經·本病論》:“下丁酉未得遷正者,即地下丙申少陽未得退位者,見丁壬不合德也,即丁柔干失剛,亦木運小虛也,有小勝小復,后三年化癘,名曰木癘。”

    回顧2017年,春天氣溫偏低,秋冬的燥熱又比較突出(因我們承擔的十二五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疫病預測預警課題已于2015年結束,故對2016年后的氣象數據缺少具體數據分析,這里只能憑感覺回顧),從現在出現的新冠疫情反推,丁酉年的氣候應該屬于《內經》描述的“丁酉失守其位“了。

    丁酉年是陽明燥金司天,那年秋冬季的氣候是燥象較著,故其影響三年后的“伏邪”是伏燥,與SARS相似,乏力較著是伏燥傷肺的一大特征,報道的大部分病例倦怠乏力、干咳、少痰、咽干咽痛等主要癥狀都與伏燥相符。

    對于三年化疫問題,過去我們主要關注了陽干年的剛柔失守,《黃帝內經》對陽干年剛柔失守的氣象特點有具體的描述,例如庚年剛柔失守的“陽明猶尚治天”“火勝熱化”“水復寒刑”等,容易把握;而對《黃帝內經》講的陰干年的“地不奉天“”柔干失剛“等則缺少這類描述,不易把握,也未見到過實例,因而缺少了應有的重視。這次新冠的發生,開啟了我們對五運六氣這一部分理論的認知。

    有一點頗耐人尋味:《黃帝內經》把庚辰年剛柔失守、三年后所化大疫稱為“金疫”,病機也主要在肺;而講丁酉失守其位,“后三年化癘,名曰木癘。”我們注意到一些新冠病人早期并沒有肺部病灶,甚至有的病人沒有明顯發熱和肺部炎性病灶,直接發展為呼吸窘迫,似乎契合了《黃帝內經》的論述。因此,把新冠一概稱為“肺炎”似還值得商榷。我們認為,若能在早期進行正確的中醫治療,完全有可能把多數患者阻擋在”肺炎“之外。

    對于目前疫情趨勢的分析:

    1、從產生伏氣的三年前的運氣失常比較,丁酉年的失常比2000庚辰年的剛柔失守明顯要輕,故這次疫情的暴烈程度也不至于像SARS那樣強。

    2、我們原來對己亥年末疫情的判斷,因未充分關注到丁酉伏燥的因素,也因為未能及時獲得早期的疫情信息,故認為大寒交歲氣后會很快緩解?,F在有了伏燥的因素,庚子年的歲運又是“太商“,燥氣太過,不利于伏燥的快速緩解,故疫情的消退就不會那么快了。

    但畢竟大寒以來的歲氣交接正常,庚子歲一之氣的客氣太陽寒水對疫情的緩解也較為有利,在政府強有力的防控措施下,若能充分發揮好中醫藥的作用,我們仍相信疫情在2月份會很快得到有效控制并消退。

    對于新冠的治療:根據新冠的運氣病機和證候特點,推薦方藥如下:

    1、萎蕤湯(朱肱《活人書》方:萎蕤、白薇、麻黃、羌活、杏仁、川芎、甘草、青木香、生石膏、葛根。方中青木香可不用,白薇量大時可能致吐,姜汁炒可避免。)《活人書》:“……冬溫,此屬春時陽氣發于冬時,則伏寒變為溫病,宜萎蕤湯。”外寒內燥者尤為適用。

    2017年冬-2018年初,針對當時燥寒病機的流感應用此方療效卓絕,每能半劑至一劑藥就退燒,近日用于流感和一些新冠疑似病例也彰顯了此方的捷效。

    2、牛膝木瓜湯(三因司天方:牛膝 木瓜 白芍藥 杜仲 黃松節 菟絲子 枸杞子 天麻 生姜 大棗 甘草):針對庚年燥運太過的方,有扶木抗金之功,符合“木疫“的治療思路??诟?、便秘等燥象明顯者尤其適用。

    3、審平湯(三因司天方:天門冬 山茱萸 白芍藥 遠志 紫檀 白術 生姜 甘草。):2017年冬曾用此方治陽明失降引起的各種燥熱癥,療效甚佳,最近臨床試用退熱效果亦好。

    (李東垣《內外傷辨惑論》方:黨參 白術 黃芪 半夏 甘草 羌活 獨活 防風 白芍 陳皮 茯苓 柴胡 澤瀉 黃連 生姜 大棗):己亥年的熱用方,外濕內燥兼有火象者適用??葱鹿诨颊叩纳嗵芍簹q雖去,土運的余氣尚存。消化道癥狀明顯者可用此方,已在某些新冠疑似病例中試用效佳。

    年前推薦的柴胡類方因少陽相火時段已過,使用機會漸少,但仍可酌情備選;它如正陽湯、敷和湯、麥冬湯、人參敗毒散等也有較好的治效反映。

    《素問·刺法論》對疫病有針刺治療的介紹,龍砂開闔六氣針法發掘和發揚了三陰三陽的古代針法,臨床多有神效,并已在流感等發熱性疾病的治療中取得可喜效果,值得發掘推廣,也可以在新冠中試用。

    新冠患者都在40歲以上,對死亡17例患者的平均年齡統計更在73歲以上,提示陽虛氣弱者易受新冠病毒的攻擊。太過寒涼的清熱解毒類方藥(包括西藥的抗菌、抗病毒類藥)應謹慎使用。

    對新冠的治療因目前缺乏有效的西藥,應強調以中醫藥為主。但信息顯示按有關指南的宣肺、清熱、解毒等方法治療禽流感、新冠等新發疾病的效果并不理想,清代著名溫病學家薛雪說:“凡大疫之年,多有難識之癥,醫者絕無把握,方藥雜投,夭枉不少,要得其總決,當就三年中司天在泉,推氣候之相乖者在何處,再合本年之司天在泉求之,以此用藥,雖不中,不遠矣。”《黃帝內經》強調“必先歲氣“,五運六氣理論凝聚了古人治療各種感染性疾病的豐富經驗,值得我們繼承發揚。

    關于新冠的預防,《黃帝內經》對丁年失守三年化疫有一段專門論述:“勿大醉歌樂,其氣復散,又勿飽食,勿食生物,欲令脾實,氣無滯飽,無久坐,食無太酸,無食一切生物,宜甘宜淡。”強調了健康的生活方式是最重要的。藥物方面,要三因制宜,而既稱“木疫”,上要抗金,下要固土,大要以益氣健脾養陰潤燥為主。

    聲明:本文是根據《黃帝內經•素問》相關章節推測廣義的任意六十甲子中的庚子年的五運六氣,僅為分享《黃帝內經》中的相關學術觀點和相關文獻的歸納匯總,文中涉及所有方劑藥物為學習參考之用,非專業人士請勿試藥。

    在線咨詢
    微信咨詢
    聯系電話
    4008835526
    返回頂部
    国产成人a视频高清在线观看
    <table id="ss5u6"><ruby id="ss5u6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<table id="ss5u6"></table>